因凡蒂诺下一个布拉特?

作为普拉蒂尼的前任下属,因凡蒂诺是国际足联贪腐案最大受益者:从欧足联秘书长一跃成为国际足联主席。作为历史上最年轻的国际足联主席,6年来因凡蒂诺在扩大国际足联影响力方面,比前任布拉特更激进。世界杯扩军到48队,女足世界杯扩军到32队,扩军到24支的世俱杯取代商业回报不高的联合会杯,甚至一度强推两年一届世界杯。

此外他还大力推动包括VAR、门线技术等高科技在世界足坛的普及,对国际足联内部体制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接受温格等顾问的足球规则改革建议,逐步推动足球规则的革命性变革,试图从规则和系统上根除国际足联的腐败。虽然因凡蒂诺在扩大国际足联影响力以及恢复国际足联权威性方面有用力过猛之嫌,但毕竟还是带来了足够积极的改变。若非新冠疫情影响,或许他的战略还将收到更好的效果。

只不过,与两位前任一样,因凡蒂诺也无法置身政治和利益集团之外。6年来围绕在他身边的争议和丑闻同样不少,普拉蒂尼敢于直接起诉他,也是因为国际足联新主席近年频繁被媒体曝光涉嫌贪腐和利益输送。因凡蒂诺这6年的国际足联主席生涯,同样始终伴随着各种诉讼。未来的某一天若沦落到布拉特和普拉蒂尼的下场,似乎也不会太令人意外。

因凡蒂诺上台后,当务之急就是改革国际足联体制,修改国际足联伦理条例,扩大伦理委员会的权力,增加对国际足联旗下各项赛事主办权、电视转播和商业开发权竞标的监督。看似令国际足联的内部反腐败机制更完善,风气为之一变。但2018年10月德国《明镜周刊》联合欧洲调查合作媒体协会,以“足球解密”网站获取的大量内幕信息,证实因凡蒂诺主动干预了国际足联伦理条例新一轮的修改,事实上削弱了这个“足球帝国”在规则和制度上的反腐败能力。

爆料声称,因凡蒂诺亲自参与了国际足联伦理条例的修改。重点内容包括将调查贪腐的追溯时限定在10年之内,大大缩短了对贪腐行为调查的时间范围。此外,他还授意收紧初期的调查权,伦理委员会秘书处的启动调查权力被收回,只有国际足联调查署负责人授权后,相关调查才能进行。这等于将国际足联的贪腐调查从源头上缩小到极少数高管决定是否启动的范围内,为国际足联的贪腐行为被调查设置了更高的门槛。

实际上,因凡蒂诺自己任内涉嫌的贪腐或违规行为争议就不少。他曾乘坐昂贵的私人飞机飞赴莫斯科和多哈会晤两国首脑,在新的国际足联伦理条例中属于违规。但最终伦理委员会还是裁定新任国际足联主席没有违规,随后出台修订后的伦理条例,因凡蒂诺就从规则上消除了不少可能涉嫌违规的隐患。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6年他当选国际足联主席不足2个月,瑞士检方就已突袭过欧足联总部,当时调查的国际足联及旗下各足联的贪腐案,也包括因凡蒂诺在2006年担任欧足联法务主管时经手的违规合同。

虽然那次调查最终不了了之,但普拉蒂尼今年4月发起的诉讼,直指因凡蒂诺涉嫌贪腐。作为曾经深度合作的前上司,普拉蒂尼对曾经自己的秘书长当然非常了解,因凡蒂诺是否干净,恐怕还要等到瑞士检方新一轮的调查才能有最后的结论。

昔日,普拉蒂尼受到来自法国总统的政治压力,与卡塔尔王室私相授受,背弃与布拉特的君子协议,将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交给这个中东小国。因凡蒂诺在突破规则,袒护中东石油豪门方面,丝毫不比普拉蒂尼逊色。

《明镜周刊》2018年的爆料显示,早在2014年曼城和大巴黎就曾分别亏损1.88亿和2.15亿欧元,依照当时的财政公平法案理应被逐出欧洲赛事。但在曼城威胁要不惜代价与欧足联打上10年官司后,因凡蒂诺私下与两家俱乐部协商达成协议,仅各自罚款6000万欧元,欧冠名单少报3人了事。最终,实际罚款金额也仅有2000万欧元,此事直接导致欧足联财政控制署负责人奎因辞职以示抗议。因凡蒂诺事后还特意写了电子邮件,分别发给曼城主席和前法国总统萨科齐,言辞极尽曲意逢迎,并保证事情会得到“积极”解决。在那之后,虽然因凡蒂诺上任国际足联,欧足联由切费林掌舵,两大足联在争夺足球市场份额上也是水火不容,但因凡蒂诺在偏袒豪门的立场没有丝毫改变。

去年一度闹得沸沸扬扬的欧超联赛风波,背后就有国际足联暗中支持的影子。虽然欧超联的金主来自北美的风投基金,可国际足联乐见欧超联赛摧毁欧足联的欧冠,同时又能让豪门配合扩军后的世俱杯。之后欧足联推出欧洲国家联赛予以报复,并联合南美足联将国际足联踢开,自行恢复了欧美冠军对抗赛,南美足联旗下国家队也很可能参加下届欧洲国家联赛。世界足坛的这次大分裂,与因凡蒂诺一意孤行的激进有直接关系。

布拉特时代尚且尽可能维护“体育与政治无关”的准则,因凡蒂诺时代则赤裸裸抛弃了这个原则。今年乌克兰危机国际足联联合欧足联,仅用4句话的声明就以政治理由对俄罗斯足球实行全方位禁赛。而国际足联章程却根本找不到相应处罚条款,尤为讽刺。普拉蒂尼因政治压力改投卡塔尔,尚且知道遮遮掩掩,强调自己在“爱丽舍宫午餐”前就已“独立”决定转投卡塔尔,因凡蒂诺连这个遮羞布都彻底撕去,对国际足联的权威性和公平性是极大的打击。所以,因凡蒂诺最后的主席生涯,能否全身而退,很是令人怀疑。

Drop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