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俄罗斯在局中局里被人掐住了“命门”!

编者的话:世界著名医药和农资企业德国拜耳集团近日发表声明称,该公司将停止在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所有非必要业务”。拜耳手握全球种子大权,鲜为人知的是,粮食大国俄罗斯对国外种业的依赖程度触目惊心。面对西方的威胁,俄罗斯媒体形容,“我们用国产谷物烤面包,用自己的甜菜生产糖,用种子生产葵花籽油,但是我们从国外进口90%的马铃薯种子和几乎100%的甜菜种子”。

在西方对俄罗斯挥舞制裁大棒的背景下,俄罗斯亮出了“粮食武器”,这被称为是俄的“撒手锏”之一。但种子被西方控制,使得俄与西方的制裁与反制裁之战暗流汹涌。俄种业是如何授人以柄的?哪些西方公司控制了俄罗斯“命门”?《环球时报》记者进行了调查。

德国《经济周刊》称,拜耳集团于3月14日宣布,该集团将停止在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所有非必要业务”。拜耳表示,已经向俄罗斯农民提供了2022年度的农业物资,将根据乌克兰局势发展来决定是否向俄罗斯提供2023年及之后的农业物资供应。

在拜耳发表声明之前,位于美国的全球四大粮商中的嘉吉和阿彻丹尼尔斯米德兰也已表示,会缩减在俄罗斯非必要活动并停止投资。

当前发生军事冲突的俄罗斯和乌克兰是全球主要的谷物和油料出口大国,其中小麦、大麦、葵花籽和玉米的出口量均居世界前五。但鲜为人知的是,俄罗斯很多农作物大幅依赖国外种子。统计显示,目前,俄罗斯玉米种子进口份额占播种量总数约六成,油菜籽为88%,甜菜近100%。马铃薯、大豆、向日葵和油菜等也是外国种子占主导。不过在小麦、荞麦等谷物方面,俄罗斯国产种子则处于领先地位。

俄罗斯中央黑土经济区(包括沃罗涅日州、坦波夫州、库尔斯克州、别尔哥罗德州、利佩茨克州)是主要农业产区,这里是俄主要的甜菜、谷物等生产基地,但也是西方种子的主要倾销地。

当地时间2020年4月10日,俄罗斯克拉斯诺达尔地区,一辆拖拉机在田里播种大豆种子。

从2021年中央黑土经济区部分州的进口种子比例来看,俄罗斯对外国种业的依赖令人触目惊心。以别尔哥罗德州为例,进口种子占粮食和豆科作物种子份额的43.5%、占油料作物种子份额的51%,占甜菜种子份额的91%。

在西方种子断供的阴云下,俄罗斯产粮区也提高警惕。“俄罗斯1公顷未播种的土地也不会有!”沃罗涅日州巴夫洛夫斯卡亚·尼瓦育种中心主任萨夫琴科认为,即使进口种子供应完全中断,俄罗斯政府和企业也会为此做好准备。

坦波夫州方面,截至3月底,该州粮食和豆类种子供应率达到100%,葵花籽55%,甜菜种子60%。去年该州向日葵和甜菜的进口种子份额高达93%。

俄罗斯金穗种业科技公司科研部门负责人玛丽娜·莎霍娃称,最近俄各地对国产种子的需求量显著增加,“国产玉米种子有些被农民低估,尽管我们的杂交种子在产量和质量指标上与进口种子并无明显差异”。

2022年的春播,由于在西方实施制裁前就已购买了种子,俄罗斯中央黑土经济区相对避免了种子方面出现重大短缺问题。

“好在我们去年秋季付了款,已经收到90%的种子,但后来买的人可能得在5-6月份才能收到种子,如果还能收到的话,”俄罗斯兹明农业食品公司负责人尤里·兹明说,明年几乎无法预测,西方也可能会禁止向俄罗斯供应种子。

“自从西方对俄罗斯实施制裁以来,我就没有用外国的种子,只用国产的。”俄罗斯农民尼古拉·沙波瓦尔在自己的农场种植卷心菜、土豆、胡萝卜和甜菜,最“土生土长”的是土豆。“这对我来说是最容易的,通常农场会保留去年的土豆种子。我也买国外的精品种子,但它们很贵,不是每年我都能负担得起增加10%新品种的成本,”尼古拉称,对于胡萝卜和甜菜,“俄罗斯产”和“外国产”比例是一半一半。

当地时间2020年9月22日,俄罗斯西伯利亚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农场工人在用联合收割机对马铃薯进行分类挑拣。

以蔬菜为例,俄对外国种子依赖最高的是卷心菜,高达90%来自荷兰,种子价格比俄国产贵10倍。“荷兰人说他们需要8到15年才能培育一个新品种,这我相信。俄罗斯人开始谈论我们的卷心菜品种是件好事,我们要朝着种子的进口替代这个方向努力,”尼古拉说。

俄罗斯农业部门预计,如果制裁持续,未来甜菜、玉米和向日葵等作物种子可能会出现困难,这些作物种子多年来都是外国产品占主导地位。

俄罗斯《论据与事实报》近日报道称,不能说俄罗斯市场上根本没有国产种子,有,但是没有需求!

在俄罗斯伊尔库茨克地区拥有30年经验的农艺师、农民弗拉基米尔·斯科尼亚科夫告诉记者,他的土地上的农作物约有98%是“外国产”,包括土豆、胡萝卜、甜菜、洋葱等。“有时外国种子不够用,我也会买国产的,但是国产种子种出来的农作物产量低,存储和销售更差,胡萝卜品相很难看,要么太大,要么非常小,分叉,污垢也不容易清洗,”这位农民说,用进口种子种出来的胡萝卜则令人赏心悦目。

据斯科尼亚科夫回忆,问题的根源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期。当时外国技术涌入俄罗斯,西方资本家以低廉的价格给了俄罗斯人好种子。俄罗斯农民逐渐不再购买国产种子,国家拨给种子站的钱越来越少。当外国公司摧毁竞争对手后,他们就开始提高价格,“还记得当年关于俄罗斯鸡腿发生了什么吗?国外的肉很便宜,我们自己的种鸡变得无利可图,种子也是一样”。

俄罗斯高等经济学院-斯科尔科沃法律与发展研究所所长、金砖国家竞争法和政策国际中心主任阿列克谢·伊万诺夫说,在上世纪90年代俄罗斯农工综合体私有化期间,私营公司获得土地所有权,但没有从事育种和种子生产。结果,这个市场被大型外国公司占据。

实际上,俄罗斯政府对本国种业也十分重视。1997年,该国通过《俄罗斯联邦种子保护法》,为农作物和森林植物种子的生产、供给、加工等提供法律依据。2021年,俄政府审议新版《种子法》草案,对种子使用、生产和质量提出强制性要求。

俄罗斯为了保证农业安全,正在推动种子本土化。2020年1月,俄罗斯政府批准一项关于粮食安全的新计划,希望未来75%的重要农作物种子来自国产。到2027年,俄希望能培育出30种转基因种子作物,包括大麦、马铃薯、小麦和甜菜。

当地时间2021年7月9日,俄罗斯斯塔夫罗波尔,Tersky村农场工人收割小麦。

但国家扶持下的俄国产种业也存在不少问题。“多年来,我们的育种科学完全忽视了市场和农民的需求,更多地关注如何从国家预算中获得资金,而不是开发和推广我们自己的高产种子”,俄罗斯谷物出口商联盟主席泽尔尼称。阿列克谢·伊万诺夫补充道,“我们国家的许多育种和种子计划都是使用老式方法进行的,尚未达到使用分子育种和生物信息学方法的全球行业领导者水平”。

沃罗涅日州巴夫洛夫斯卡亚-尼瓦育种中心主任萨夫琴科认为,俄需要通过知识产权保护体系为国产种业发展创造条件,让社会资本进入种业,让种植者作为最终受益人参与种业发展。

德国《商报》称,德国种子企业在俄罗斯提供近100种种子,在俄市场占有重要地位。拜耳在俄罗斯拥有约1800名员工,向俄提供转基因作物种子,包括玉米、大豆、油菜和小麦。根据市场分析机构Kynetec统计数据,2020年全球种子行业市场中,拜耳市场份额达20%,居世界首位。

除了拜耳,还有多家公司在俄罗斯具有庞大业务。德国联邦外贸与投资署的报告称,德国和俄罗斯合资的乳制品集团Ekosem-Agrar公司,在俄罗斯库尔斯克地区建造一家生产谷物种子的工厂。德国育种公司Strube向俄供应甜菜、小麦、向日葵种子以及杂交种子。总部位于德国汉堡的种子生产商Solana在俄聚焦食用土豆的种薯研发。德国种子巨头KWS公司正在俄罗斯利佩茨克地区建立一个种子生产厂。

德国农业经济学者塞尔法尔特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如果欧美制裁俄罗斯种子,首先意味着,俄罗斯发展粮食生产的大计划将受到打击。俄罗斯希望到2024年,农产品出口额将增加到450亿美元。俄总统普京近期还表示,今年俄罗斯将密切监测“不友好国家和地区”的粮食出口。而实现上述目标一个关键要素在于所播种子的质量。

“中期来看,俄罗斯仍无法消除对欧美种子公司的依赖。”塞尔法尔特说,俄罗斯种子如果“断供”,将影响它的粮食产量,最终也将影响世界粮食的供应,尤其受影响的有欧洲、中东和北非地区,还有亚洲国家。

不过,塞尔法尔特认为,欧美对俄罗斯的制裁一般都在保证自己利益不受损或少受损的前提下实施,之后再一步步扩大。俄罗斯方面也早有准备,而且它也不缺市场,关键是尽早提高种子质量。

Drop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