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家出了八个联合国官员他的一句线亿日本赔款

说到早期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处理事务的人,一定不能忽略顾维钧,他曾代表中国在《联合国》上签字,他本人为了提升中国的国际地位做了重要的贡献。

顾维钧是江苏人,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他做出的巨大贡献有:在巴黎和会上拒绝签字,而且力挽狂澜,用自己的才能说服对方;再就是在联合国上签字。

更牛的是,顾维钧的一家人都为外交事业做出了成绩,他的夫人严幼韵、儿子顾裕昌、侄子顺应昌、女儿顾菊珍、女婿钱家骐、姻侄钱家聧夫妇,一共八个人,都在联合国工作过。

这里着重说两个人。严幼韵女士曾经为联合国初创时期立下汗马功劳,她本人和蔼可亲,非常有吸引力,当时她负责13个国家的事务,游刃有余,即使是退休之后,很多的老同事还特别怀念她。

另一位是顾应昌,他是顾维钧大哥的小儿子,曾获得过哈佛大学的博士学位。他做出的贡献就是处理战后日本的赔偿问题,这件事的解决,是由11个会员过决定的,当时各国都选用损失大小比例的方式赔偿,中国的要求是40%,其他的国家也都有要求,最后的结果竟然超出了100%,这下就出现一个僵局了。

后来其他国家同意的价码是给中国22.5%,但是这和中国的要求差的很远,顺应昌就找到当时委员会的代表巴涅特先生,巴涅特对中国的情况比较同情,他最后给中国的价码是29%,他说不能再多了,否则其他国家的问题也不能处理。但是顾应昌仍然不赞同,并且说:如果你今天不给我答复,我就不回去了。

后来巴涅特说服了美国代表团,答应从美国的补偿中拿出1%给中国,最后达到了30%,虽然仍没有达到40%的标准,但是顾应昌的努力让中国得到了更多的赔偿。

当时日本给受害国的总共损失是540亿美元,那么1%就是5.4亿,虽然由于一些原因,中国没有得到赔偿,但是这是另一回事了。

Drop Your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