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盒这条赛道逐渐哑火,当初依靠卖盲盒起家,市值超过千亿的泡泡玛特,也逐渐走下神坛。

泡泡玛特前不久发布了 2022 年中财报,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为 23.59 亿元,同比仅增长 33.1%。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经调整纯利润为 3.76 亿元,同比下降 13.5%。

在这之前的 2018 年至 2019 年,泡泡玛特曾连续两年实现的营收同比增长高达 225.49% 和 227.19%。

泡泡玛特也遇上了业绩‘盲盒’ 、 盲盒不是必要消费品 、 泡泡玛特的 IP 没有故事性,新鲜感过了就没有购买欲了 ,由于业绩表现大不如前,此次财报公布以后,泡泡玛特便迎来市场一片唱衰。

此时的泡泡玛特,不知是否会怀念起曾经的高光时刻。盲盒普及、崛起之时,泡泡玛特依靠全新的概念刺激着广大的消费者,迎来了一波粉丝地追捧,品牌和公司价值也迅速水涨船高,上市后曾创下千亿市值的 神话 。

但是随着消费市场对盲盒新鲜感的减退,盲盒相关的缺点也相继暴露,营销大于实际等用户的负面反馈,让盲盒市场迅速由盛转衰。

主流业界观点均认为,IP 才是推动盲盒赛道持续发展的关键因素,然而当下泡泡玛特的 IP 故事也开始难以延续。

财报显示,泡泡玛特产品的主要收入还是依赖着几个传统的头部 IP,比如 SKULLPANDA、 Molly、Dimoo 系列,分别占自有 IP 收入的的 19.6%、17.1%、12.7%。其余 IP 产品的各自收入基本占比不到 4%。

财报显示,截至 6 月 30 日,泡泡玛特累计注册会员总数从去年年底的 1958 万人增至 2305.9 万人,但会员复购率继续下降,由 2021 年底的 56.5% 降至 47.9%。

可见,购买盲盒的人越来越少,也表明泡泡玛特眼下推出的多个新 IP 未能成功破圈吸粉。新增会员数量严重下滑,头部 IP 造血能力告急,泡泡玛特在战略上似乎出现了偏差。

另外不得不提到的是,盲盒消费催生出的二手交易体系及升值空间。例如曾经许多主题的盲盒隐藏款,甚至可以被炒到原价十倍以上的价格。这不仅吸引了越来越多怀揣着 收藏 + 暴富 心态的用户,也滋生了许多职业 倒爷 。

1 月 14 日,上海市市场监管局根据《民法典》《反不正当竞争法》《电子商务法》《未成年人保护法》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制定发布了《上海市盲盒经营活动合规指引》,为盲盒经营活动提供了可参考的规范发展指南。

1 月 28 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了《2021 年全国消协组织受理投诉情况分析》,报告中指出盲盒经济已受到广大消费者的追捧,但诸多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中消协在报告中建议 应加强立法规制,划定盲盒经营红线,对于低龄儿童、特殊商品、特殊领域禁止盲盒营销。

与此同时,随着泡泡玛特各个 IP 系列盲盒不断 增发 ,玩家市场逐渐饱和,能够被炒作价格的款式逐渐失去了稀缺性,最终导致泡泡玛特产品在二手市场折价严重,这种涵盖着投机成分的赚钱模式基本坍塌,此前为之而来的用户自然也在大量流失。

盲盒主业发展受限,公司市值大幅缩水,用户逐渐抛弃盲盒消费等等负面因素,让舆论对泡泡玛特近乎一边倒地看衰。

但实际上即便业绩增速下滑表现不佳,泡泡玛特在行业横向对比中依旧处于领先位置,如今被舆论反噬,更像是对其前期被过度吹捧的反衬。

泡泡玛特也在积极转型,尝试摆脱对盲盒业务的过度依赖。除盲盒外,时尚、影视、乐园、高端收藏市场、汉服、动漫等等一系列衍生市场,泡泡玛特正都在不断投资布局。

此外,泡泡玛特的出海成绩也表现不俗,企业向海外扩张的渠道正在不断增加。截至 2022 年 6 月 30 日,泡泡玛特在港澳台以及海外地区的门店数量已扩张到 24 家,机器人商店达到 98 台。在海外多地举办的潮玩主题展也受到了许多海外消费者的青睐。

线下渠道正稳步扩张的同时,泡泡玛特在海外线上销售收入业绩也同样可圈可点。除了官方网站收入同比去年同期增长 191% 以外,在亚马逊的收入也从 2021 年 80 万元增长 1093.2% 到 2022 年上半年的人民币 930 万元。

我们不认为今天的成绩仅仅是因为盲盒这个载体。 泡泡玛特 CEO 王宁在与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对话时曾提到, 也许再给我们五年时间,大家回过头看泡泡玛特,会觉得我们是国内最像迪士尼的一家企业。

或许如今难以在盲盒市场 躺赚 的泡泡玛特,才真正有动力去以迪士尼为目标,布局更为宏大的内容生态和商业版图。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